(123)456 7890 demo@coblog.com

媒体:中国足球生态毁于“无问责”官场潜规则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toffshore.com/,英超

尽管在理论上国足仍存在进入12强赛的可能性,但一家门户网站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90%的球迷认为国足世界杯亚预赛之旅就此结束,余下的两场小组赛只是“为荣誉而战”,事实上,两战中国香港队不能取胜,国足所谓的“荣誉”已经很难让球迷认同。

“我们希望渺茫,只能在纸面上计算能否晋级,但我个人不会放弃,因为比赛还没有全部结束,我们还要继续全力以赴。”面对记者直言不讳“是否应该主动下课”的攻击性提问,国足主教练佩兰显然有些想法,“我们的进攻效率出了问题,实际上我们整个小组赛期间只是对卡塔尔队才有1个失球,所以我认为球队的问题出在进攻方面”。

佩兰的反应似乎有些迟钝——在进攻方面作用显著的蒿俊闵、黄博文、张稀哲一直不入佩兰法眼,直到本场比赛之前,佩兰才在中方教练的“劝说”下召入黄博文和张稀哲,但本土射手郜林仍被排除在国家队之外,这样的阵容自然无法发挥出球员的最强攻击力。

本报曾在年初亚洲杯国足高歌猛进时发表文章,提醒国足教练组正视球队取得佳绩原因并非实力提升,而是备战工作细致周到、球员心理和生理状态正佳(联赛尚未开幕),但中国足协领导以及佩兰仍然沉浸在“中国足球取得重大进步”的假象当中。

本届世预赛40强赛国足比赛场面之混乱令众多球迷痛心疾首,6场小组赛佩兰遣兵布阵以及临场指挥多有重大失误,法国人难逃其咎,这也是“佩兰下课”呼声再度高涨的决定性因素——但在中国足球20余年畸形发展过程当中,却从未有过因更换主教练便可以使整支国家队步入正轨的先例。

国字号球队主教练“竞聘上岗”始于1990年,据业内专家回忆,当年国奥队主教练徐根宝参加国足主教练竞聘并成功当选,但1992年奥运预选赛的失利(兵败吉隆坡)让徐根宝随后失去执教国家队的信心;接替徐根宝的是德国人施拉普纳——这是国足历史上第一任外籍主帅,1993年施拉普纳带队折戟美国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阶段);戚务生在1994年接过国足教鞭,戚务生带了国足三年,1997年法国世界杯预选赛十强赛阶段国足被淘汰,戚务生下课;1998年英国人霍顿上台,同年曼谷亚运会国足勇夺第三,中国足协领导大喜过望将国奥也塞给霍顿,这份兼职工作没有给霍顿带来好运,悉尼奥运会预选赛的失败让霍顿在1999年离开中国足球。

2000年米卢接手国家队,2001年韩日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十强赛,米卢顶住一切压力带队晋级,成为中国足球史上最成功外教。不过2002年世界杯3战皆负没有进球净失9球的成绩证明国足“投机”属性,加之中国足协不愿米卢继续执教,于是荷兰人阿里·汉2002年年底上任,2004年一场“愚蠢的胜利”(7∶0战胜香港但仍缺1个进球)让国足无缘2006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八强赛,中国足协再次张罗换帅。朱广沪2005年开始执教国足,因2007年亚洲杯小组赛未能出线,中国足协找来塞尔维亚人福拉多换下朱广沪——福拉多是国足帅位上最为“窝囊”的外籍主帅,他甚至要按照中国足协要求服从国奥主教练杜伊指挥,短短一年,“豪赌08奥运”战略失败,福拉多走人,国产“代理主教练”殷铁生短暂过渡,高洪波2009年迎来自己国足主帅首秀。

国足的历史剧本惊人相似——又是两年时间,亚洲杯小组赛,抛出“练兵说”的高洪波惹得中国足协不满,西班牙名帅卡马乔2011年走马上任,因国内足球“大炼钢铁”导致的局势波动,2013年被逼下课的卡马乔至今还在讨要自己600万欧元违约金(中国足协还应为此支付2500万元人民币税费)。此后,傅博“救火”一年,中国足协选帅组千挑万选相中佩兰,2014年年初,佩兰“空降”国足,其执教时间至昨晚“兵败”香港接近两年,正符合中国足协“换帅周期”——更何况距离明年3月余下两场40强赛小组赛还有4个月时间休养生息,“选帅组”再次集结出国考察也非难事。

但面对国字号球队接二连三的屈辱性失利,中国足协除了换帅便无计可施?主教练担责之外,为何没有行政管理人员因此“降级使用”?“问责制”只把账算到主教练层面,行政管理人员却屡屡“化险为夷”,当年戚务生一句“我只负我该负的责任”虽然引起诸多舆论讨伐,但这句实话却是中国足球罕见箴言。

25年间先后12任主帅,国产主帅从上海人到山东人到北京人到辽宁人,外籍主帅从德国人到英国人到墨西哥人到塞尔维亚人到西班牙人到法国人,国足的表现充分证明其成绩不佳并非主帅之过,“换教练是官员的政绩,官员们没有长期规划,听说明年‘脱钩’很多不适合足球工作的干部要被调离,我的感觉是他们走得太晚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今天提及国足仍然愤愤不平,“中国足球对于足管中心的干部来说就是工作需要,指手画脚可以,受累干活不去,典型的不作为,胡作为,足球就应该交给真正热爱这项事业的人管理,希望‘脱钩’以后中国足协能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出现,至少在国家队问题上能够尊重专家和俱乐部的意见,至少选帅时候不再带有长官意志”。

按照专家的看法,只有以中国足协“新生”为代价的中国足球改革,才能显现出积极效果,而积极效果的出现,至少要在一个世界杯周期之后,“大家觉得愤怒和难过,都是因为国足水平差到难以接受了,如果是12强赛输给日本、韩国、伊朗、澳大利亚,大家都能接受,打不了世界杯很正常,我们没有那个实力和水平,但现在主客场打香港才拿两分,这就纯属人祸了。”专家说,“其实还有更麻烦的事,这届国奥和国青的比赛大家也都看到了,同年龄段的竞争基本上和国足的地位没什么区别,这么看5年之后,我们还是打不了世界大赛,2022年世界杯还是进不去,现在我们要干的,就是赶紧把不合格的官员赶走,让足球按照自身的规律慢慢发展,这样的线年,中国足球才会真正有些起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